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最新公告 / 文章詳細

被遺忘的弱智指揮奇才舟舟

http://www.ulkxjl.tw    2016-09-12

他就是那個曾經震驚世界樂壇的弱智指揮家。他的名字叫舟舟。他已經36歲了!身為位于北京大興心靈之聲藝術團一員的他,一切已歸于平靜。特別是他母親去世,對他打擊很大,也正是從此開始,他慢慢從人們的視野里消失,如今每年的商業演出不足10場。滄桑的歲月正在耗蝕著他的點點滴滴,但沒有改變他對舞臺的熱愛。舟舟究竟經歷了一段怎樣的歷程?一個湖北佬來告訴你。

將樂團指揮的動作模仿得惟妙惟肖

1978年4月1日,舟舟出生在武漢市樂團一個普通家庭,巧的是,這一天正好是愚人節。

舟舟的父母——37歲的胡厚培、張惠琴中年得子,高興得幾乎發瘋。胡厚培是樂團的低音提琴手,張惠琴是一家機械廠的工人。他們給兒子起名胡一舟,乳名舟舟,希望他能在生活的大海中乘風破浪。始料不及的是,一個月后,舟舟突患重病,經醫院檢查,他患有第21對染色體綜合癥,是個重先天愚型兒。

這一消息猶如晴天霹靂,將胡厚培夫婦擊懵了,夫婦倆整日以淚洗面、痛不欲生。……當時,有人勸他們將孩子扔掉算了,可是,他們死活都不同意,考慮到不能跟隨舟舟一輩子,舟舟日后要有親人照顧,于是,又按國家政策,在舟舟三歲時,生了女兒張弦。

舟舟由于先天弱智,生活不能自理,父親擔心他一個人在家發生意外,上班時常把他放在排練廳一角,他似乎顯得十分懂事,不哭也不鬧,乖乖坐在那里邊聽邊看,時不時一個人在那里樂滋滋地憨笑。

時間一天天過去了,舟舟似乎覺得大人們都在那里吹鼓彈唱,自己再也不能寂寞下去了,于是,他就暗暗地窺視著樂團“一把手”的位置。有一次,在排練的間隔,舟舟一聲不響地爬上指揮臺,他對其它的東西不屑一顧,唯獨對指揮棒情的獨鐘。當他第一次拿起指揮棒,簡直笑得樂開了花,隨后便在指揮臺上如癡如醉地揮舞起來。剛開始,演奏員們只覺得好玩,并沒有把他當一回事。可是,看著看著他們驚奇地發現舟舟把樂團指揮的動作幾乎模仿得惟妙惟肖,甚至連扶眼鏡的習慣動作也沒落下……進而,是演奏員們一陣驚奇的大笑:這個“癡兒”,竟有如此神奇的模仿能力!

但是,誰也沒有對他寄予過多期望,當時,大家僅僅是從同情孩子的角度出發,認為胡家既沒人帶孩子,孩子又不能上學,只有樂團才是他唯一能去的地方。所以,在接下來的演奏過程中,樂團特地在排練廳指揮席一側給舟舟安排了一個位置,一個譜架,一只小棍。從此,舟舟就成為樂團的一位編外成員了。只有音樂響起,舟舟就會站在那里,揮舞著小棍,直到曲終。而且樂團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十幾年過去了,盡管樂團的指揮換了一茬又一茬,但舟舟的位置始終給他留著,他的譜架一直靜靜地站在那里伴隨著舟舟。每逢有人造坊,樂團同仁們還常常引以為豪,他們半開玩笑地對人說:“我們樂團不僅有一流的演奏水平,還造就了一個最愛觀眾歡迎的三朝元老指揮舟舟。”

首登大雅之堂演出引起轟動

樂團首席大提琴手刁巖是一個熱心腸的人,當舟舟一出現在樂團,他就用心呵護他,與他交朋友,一旦發現了舟舟對音樂的理解能力,就有意訓練他,指導他。經過一招一試的玩中學,學中玩,舟舟也不負眾望,由模仿刁巖到逐漸模仿指揮,他全神貫注地手舞足蹈,其動作倒還真像那么回事。也許真像人們說的,音樂是上帝的語言。弱智的舟舟在心靈與音樂的溝通下,終于一步一步地跟著音樂感覺走。刁巖在高興之余,又在為舟舟策劃下一步該怎么走。他認為,僅僅在樂團內部模仿是不夠的,還應該把他推出去,讓全社會都充滿對他的愛,對所有弱智人的愛。于是,他留意每一個合適的機會,以圓舟舟的指揮夢。為此,他曾向新聞單位推薦,向有關音樂會介紹……

經過他三番五次的游說,他的一片愛心終于感動了一些有良知的人們,圓了舟舟的指揮夢。為了檢驗舟舟的音樂辨別能力,有一次,刁巖特地把舟舟帶進了教堂。剛開始,舟舟來到一個陌生的環境,覺得有些好奇,東瞧瞧西望望。可是,當音樂聲響起,他立即半閉起眼睛,雙手徐緩地揮動,和他“指揮”《卡門》時的激昂,迅速進入角色,果斷判若兩人。由于事先神父知道他是個弱智人,而且舟舟又是第一次到教堂聽音樂,當時不禁拍拍他的腦額,樹起大拇指贊嘆不已。

大家的努力使舟舟得到了社會的廣泛關愛。1998年5月在殘聯的協助下,拍攝完成了《舟舟的世界》,并在湖北電視臺播出產生了轟動效應。舟舟成名后,殘聯還推薦舟舟赴北京參加演出,并接納舟舟在“濟世之家”弱智班免費學習。舟舟現在工作了,還有望“流芳千古”。市殘聯紅金龍弘愛藝術團吸納舟舟為該團專職演員,每月發給他400元工資,演出時還另外付酬。1999年1月22日,在中國殘疾人聯合會舉辦的隆重的新年音樂會上,舟舟首次登上了指揮的大雅之堂,他時而象奔騰的激流,時而如涓涓小溪,成功地指揮交響樂團,一口氣演奏了樂曲《瑤族舞曲》、《拉德茨基進行曲》等中外名曲。

當舟舟收棒的一霎時,經報幕員一番聲情并茂的客串,人們再才發現舟舟是一位弱智人,頓時,大家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大家在驚奇之余,只有長時間的鼓掌,有的甚至流出了激動的眼淚……

攝影師敏捷地抓拍了每一個激動人心的鏡頭,當時通過熒光屏迅速予以轉播,在觀眾中產生了強烈的反響。在江城,當人們從電視上看到舟舟出色的表現,大家有一個共同的感覺:平時的舟舟,歪著脖子,瞇著眼睛,憨厚可愛,一看就是個弱智人。而此時此刻的舟舟,指揮起交響樂曲來,又立刻變成了一個音樂天才:神采風揚,自信而優雅,手臂揮舞之間,整個人充滿了靈氣,充滿了魅力。

成為赴美巡演一顆耀眼的明星

2000年8月30日,在舟舟心中永遠形成定格。那天國家主席江澤民在看完即將赴美訪問演出的中國殘疾人藝術團匯報演出后,在北京人民大人堂親切接見成員,還專門為武漢籍弱智青年演員舟舟簽名……

那天,舟舟的父母胡厚培、張惠琴夫婦得知江主席要來看演出,特地花了50余元買了個新筆記本,為的是讓舟舟請江主席簽名。他們唯恐舟舟守成不了任務,又特地委托香港鳳凰衛視主持人魯豫代舟舟請江主席簽名,魯豫先是滿口答應了,可經她與舟舟交流了一陣子后,覺得舟舟一個人。舟舟下場后,在后臺,做爹媽的連忙將筆和本放進舟舟的禮服里,再三囑咐道:“莫忘了請江爺爺簽名啊,聽見沒有?”

謝幕的場面一開始,舟舟就在身上到處摸,只見江主席一邊和大家親切握手,一邊向舟舟走過來,主席還很有風度地做了一個指揮動作,而舟舟則不好意思地向江主席鞠了一個躬,隨即掏出本子和筆,連聲說:“請江爺爺簽名!江爺爺簽名!”江主席一邊為舟舟簽名,一邊稱贊舟舟不可思議,又形容舟舟是心有靈犀一點通。

這次赴美演出的邀請者是美國的慈善機構“凱西兒童基金會”,于2000年9、10月間在美國六城市巡回演出的23天中,中國殘疾人藝術團在華盛頓、紐約、舊金山、鹽湖城等城市演出十余場,以深厚的華夏的華夏文化底蘊、高超的藝術水準折服了美國觀眾,震敢美國主流社會。他們所到之處,無一例外地受到當地人民熱烈的歡迎。在卡內基音樂廳、在肯尼迪藝術中心,藝術團“旋風”席卷美國,舟舟更是為眾人所收目,成為每場演出的一顆耀眼明星。每當舟舟登上指揮臺揮舞他那神奇的指揮捧時,全場就會爆發出熱烈而又帶著無限驚喜和癡迷的掌聲。美國辛辛提那交響樂團是舉世聞名的世界一流交響樂團,首席小提琴手又是交響樂團的第二指揮,而這位洋女人在與舟舟合作手,對舟舟的樂感贊不絕口。她說:“中國人太偉大了,竟把一個弱智培養成藝術家,這簡直是天方夜潭!”

舟舟的表演還震撼了美國上流社會。美國前總統肯尼迪的妹妹看完演出后欣喜若狂地說:“我看見的不是殘疾,而是藝術,是完美無缺的藝術!”美國前國務卿黑格表示,演出讓美國觀眾領略了中國文化的魅力、中國人民的愛心,有助于增進美中兩國人民的理解。新澤西州北博根市市長專程赴紐約看演出后,還寫來了熱情洋溢的信函,舟舟的魅力讓我們傾倒,節目十分精彩,令我感憾萬千……”

母親去世后一切歸于平靜

舟舟變得越來越聰明了,言行舉止還顯出一些“大腕”派頭。

一次,舟舟在北京西站一下火車,即被旅客眾星捧月般團團圍住。面對熱情的旅客,舟舟顯得非常大方,還主動摟住兩個前來與他合影的小朋友。當人們說他指揮得特別捧在電視上見過他,他還低下頭去偷偷地笑。

還有一次在國家國圖書館音樂廳彩排,一位合唱指揮邊指揮邊走動,舟舟“教訓他”“習慣不好”。演出時,他在指揮《歌唱祖國》這首曲子時,大廳里觀眾齊聲歌唱,舟舟見狀,轉過身面對觀眾指揮,將演出推向極致。演出后,許多觀眾要他簽名并合影留念。眼看接他的車要走了,他得體地說:“對不起,很抱歉,我沒時間了!”

舟舟對自身的變化也有了感覺。他常對他爸爸說:“爸,我是名人了!他喜歡穿得漂亮,標準的行頭是一身大禮服,一雙耐克運動鞋。盡管舟舟只有三歲兒童的智商,但他也有自己的情感世界,當觀眾給他熱烈掌聲的時候,他會像一個真已有成就感的指揮家那樣頻頻鞠躬!

隨后,舟舟應邀加入了位于北京大興的心靈之聲藝術團。這是一個殘疾人藝術團,收留了包括盲人、肢殘者、聾啞人等40余人。

然而,在他母親2005年去世之后,一切已歸于平靜。他母親去世,對他打擊很大,也正是從此開始,他慢慢從人們的視野里消失,如今每年的商業演出已不足10場。

滄桑的歲月正在耗蝕著他的點點滴滴,但沒有改變他對舞臺的熱愛。他渴望再次回到人們的視野,回到那絢麗的舞臺。希望全社會的人都關注他 ,滿足一位弱智指揮奇才的心愿!

(已經被推薦2次)
新疆25选7什么时候开奖